Chunliang Lyu

I am a developer and researcher from China. Love to make fun and useful stuff. Co-founded Hyperlink.

单车环岛第四天——花莲到鹿野

Published: 2011-05-01

早晨实在是爬不起来了,赖到6点多,洗刷完还是一头栽下来倒在床上。 导致直接的后果就是没能赶上寺庙里的早餐,出去的时候发现原来早晨还祭拜的仪式,又跟着人群跑上去拜拜。 去与师父告别的时候,还是捐了150台币,算是小小的感恩了。

慈惠堂的感谢状
慈惠堂的感谢状

今天的目标是大武乡,翻翻地图距离这里有140多公里,还真不知道能不能跑完,心想着路上再说,走到哪儿算哪儿。

有段山路爬的特别辛苦,停下来却发现这样精致的土地界标
有段山路爬的特别辛苦,停下来却发现这样精致的土地界标

走到凤林的时候,发现有个客家文物馆,还溜进去瞅了一下。 台湾这里对于原住民文化的保存非常重视,让人很羡慕。

文物馆在一个小公园内,清早很多大人小孩在散步,十分和谐
文物馆在一个小公园内,清早很多大人小孩在散步,十分和谐

而因为明年就要面临立法委员之类的选举,一路上到处可见各种招牌标语,也有是当地的长官的宣传造势,有些标语还是蛮有意思的。

这位可是杀气腾腾啊
这位可是杀气腾腾啊
看到这样的口号还是蛮温馨的
看到这样的口号还是蛮温馨的
这位拉着老婆孩子来搞竞选,主题就是合家欢乐;)
这位拉着老婆孩子来搞竞选,主题就是合家欢乐;)

路边不知名的花开着异常绚烂
路边不知名的花开着异常绚烂

突然意识到一路上的河基本都没有水,但河床却很是宽阔,还很奇怪难道也是因为水土保持不力? 后来听朋友讲,东部的河大多是夏天暴雨来的时候才会有排水的作用,那个时候因为四处的山很多,如果不及时排水的话会有麻烦,而到平时的雨水较少。 其实台湾今年也算是干旱,很多水库都告急,各地也开始有节水措施,不晓得是不是2012的末日要来了,呼呼。

干枯的河床在翠绿的山群之间显得格外不协调
干枯的河床在翠绿的山群之间显得格外不协调

在花莲骑单车还是很舒服的,貌似这里都有官方组织的自行车运动,在这里还碰到过一大群骑单车的朋友,应该是什么团体吧。 这里的派出所也都会挂上“铁马驿站”的牌子,提供给单车客们饮水/休息/修车之类的服务。

花莲的单车运动要繁荣很多,算是给足了单车面子
花莲的单车运动要繁荣很多,算是给足了单车面子

过了瑞穗之后,有一段相当艰辛的上坡路,连续几公里一直到北回归线。要命的是这个时候云彩也都躲开来,头正中的太阳直直地晒下来,一路上直到今天才领教到太阳的威力。 北回归线公园的出现救了我一命,赶紧跑进去赖在长椅上休息。这个时候看看大腿,早已经晒得通红,被烈日晒到感觉火辣辣的。

毛巾也就只能绑在一条腿上啊
毛巾也就只能绑在一条腿上啊

北回归线标志
北回归线标志

直到感觉外面不是那么烤人,才挪挪身子准备出发,心中发誓走到下一个火车站就搭火车去。没想到骑了十多公里才来到玉里,赶紧买了水果来犒劳自个儿,大吃特吃了一顿。

火车站也遇到了两个车友,看来不光我偷懒搭火车嘛。本来普通列车没法放自行车,还是列车长好人,允许我塞到了一间杂物室里。因为是劳动节放假的关系,火车上的人也特别少。 听的出我是大陆来的,列车长坐过来聊起天来。 这回终于让我得着人问清楚槟榔的事情,同时也把昨天那包槟榔送了他。 去鹿野的路程还蛮长,一路上聊起来台湾的大学,槟榔的缘由,一路上的热带作物,还有台湾形形色色的火车类型。 听说我要去倒地铃,路上还有位女士特意跑过来告诉我路线,临走的时候怕我没听明白,跟列车长要纸笔画了下来。 热心的她拿出刚煮熟的玉米给我们吃,顿觉非常温暖。

下了火车,顺利地找到倒地铃。见到了传说中的徐伯,还有暂住在那边的寥大哥。廖大哥看我没吃饭,又特地为我做了一大碗蛋炒饭,唔,简直太香啦。 晚上边吃饭,边听徐伯谈论倒地铃,谈论他的一生。 也算是个传奇人物啦。

神奇的倒地铃
神奇的倒地铃

徐伯在倒地铃的厨房
徐伯在倒地铃的厨房

大伯目前单身,有俩儿子都已经成家,条件也不错。 听说我是山东的,特别希望能找一个山东的会做馒头的大妈过来跟他一起做伴,不为赚钱,只是图个舒坦。 哈哈,这里也算是广而告之,希望能圆他一个梦。